冷魚的沙灘

他拯救了世界,這使他充滿了決心。

然後他離開了。

爸爸離開了。媽媽離開了。喜劇演員和他的兄弟都離開了。大狗狗離開了。小狗狗離開了。照顧過你的、你重視過的、殺死過你和被你殺死過的怪物,他們都離開了。

只剩下你。

逐漸失去自己的形體,連哭泣都做不到的你。

……活該。


「Chara,我不知道這是不是個好主意……」你毛茸茸的耳朵低垂下來,「爸爸說過,人類是很可怕的。」

「別擔心,只要展現出強大的力量,人類都會臣服於你。」我揉爛了手中的花瓣,「他們就是這樣的傢伙。」

「我相信你,可是,我不想失去你!」

看著你泫然欲泣的樣子,我竟然有點動搖,那是我很久沒感受過的情緒。但也只是一瞬間而已。

「別哭!你已經不是個孩子了,對吧?你不想再被媽媽當成愛哭包了吧?」我邊說著,邊露出我最鼓舞人心的微笑。

你的迷惘漸漸消失了,毛茛的毒性開始在我血液中流竄。我將你的手按在我胸前,觸碰著我不完整的靈魂。

「我也相信你,Asriel。」


我沒有說謊。

我相信你一定會失敗。

在看到你的靈魂前我就知道這點。即使有了比爸爸更壯碩的身體、比媽媽更強大的魔法,你的心還是比他們加倍軟弱。這樣的你,怎麼可能做到他們都做不到的事?

幸好,我早就有了備案。

Alphys 為我做檢查時,曾疑惑為什麼我不像傳聞中的人類一樣充滿決心。她不知道的是,我一直在隱藏著決心,點點滴滴累積起來,等待著時機的到來。

我用盡所有的決心,建立了永久的儲存點,就在我死去而你注定失敗的這一天。

這個儲存點是這麼隱蔽,別說 Sans 和 Alphys,即使是其他擁有決心的人類也很難發現。在普通的情況下,它會和我一起沈睡到永遠。

除非……

除非有一個實體,吸收了所有地下怪物的靈魂,和無比強大的決心。

有了如此力量,才能存取我的儲存點,回到你被人類殺死之前,繼續我們的計畫。


『這就是結局了。』我告訴他。

你做到了。雖然花了比我預期更多的時間,你終於做到了。

三角符文在你的身上浮現,天使的雙翼在背後展開。人類靈魂們的決心溢散著,凝成一片七彩的虹霞。只屬於你的光榮樂章,在王座之間迴盪著。

地下世界的王啊……

現在,你迷失的靈魂非常美麗。

選項在你的眼前出現。原本是人類擁有的選擇。

戰鬥,或是寬恕。而就在同一瞬間,你明白了第三個選項的存在。那是我在遙遠的輪迴之前,為你準備的禮物。

你做得到的,Asriel。你已經不是從前的你了。你走過了連我都無法想像的旅程。你讀了每一本書,又燒了每一本書。你明白這個世界不是殺人就是被殺,因此親手殺死了所有愛過你的怪物,一次又一次。

讓我們重新來過吧。這次,你不會再失敗了。

你伸出手,讀取了我的存檔點。


……


等等,你沒這麼做?

你的頭低下來,像是在迴避並不存在的我的視線。

空氣變得稀薄,飛散的花瓣緩緩落下。從你手中爆發燦爛的光束,匯集了所有力量卻毫無決心的一擊。他的靈魂被擊得粉碎,又像以往一樣地癒合。

然後,你選擇了寬恕。

音樂靜止下來,所有的選項一併消失,世界回到線性的時間軸上。

為什麼?


提米店長上了大學,卻因為拼字成績太差無法畢業,提米商店也荒廢了。

你在提米村莊一個不起眼的小盆栽裡看著。

蜘蛛烘焙坊四處擴張分店,美味的甜甜圈搶走了漢堡褲的生意,Menttaton 煩惱要不要把渡假村收了,搬到地上世界去。

你在瑪菲特巢裡一個沾滿蜘蛛網的角落看著。

羞仁和她的姐姐檸檬麵包重聚了。她們成為了歌唱組合,檸檬麵包由眾多怪物拼湊成的可怕相貌卻不受歡迎,兩人之間開始有了嫌隙。

真實驗室裡光線昏暗,濕冷的空氣不帶一絲微風。合成怪們都已離去,回到他們生前的家人身邊,或前往地上迎接未知的冒險。巨大的決心提取機儼然矗立,雖已荒廢多年無人操作,仍在嗡嗡作響。

沒人會發現有一株小花在這裡,透過監視螢幕看著他們。

看到了嗎?天真的孩子啊。即使打破了屏障,大家還是得面對各自的難題。

你可以幫助他們。

你知道他們將會面對什麼困難。用你的決心回到過去,在問題萌芽前就將它們解決了吧,就像你以前所做的那樣。

讓他們都有幸福快樂的結局吧。

然後,等你玩膩之後,我們就能重新開始。

人類靈魂已經沒了,得用合成怪的決心來替代。爸媽、Sans、Undyne,那些強大的怪物都上去地面了,要讓他們再次集合起來也不容易。

這次的旅程會比之前更艱辛更漫長。但你有無限的時間,總有一天,你能做到的。

我相信你,Asriel。


「不。」

嗯?

「我不會這麼做的。」

你對著牆壁自言自語。

「不,我不會這麼做的,Chara。」

……什麼?

這倒是有意思。你什麼時候敢對我回嘴了,愛哭包?

「對不起。」你平靜地說:「我不想再犯下一樣的錯誤了。」

啊,我明白的,是人類靈魂給你的溫暖。那些怪物的痛苦與愛,即使身體變回了小花的型態,你仍然有所感受。

既然如此,你更該用你的力量去幫助他們,不是嗎?

「我的確想過。」你說:「可是,我已經知道這麼做的後果。」

「一旦明白每個人的行為都可以被預測,而我無論做什麼都不必負責,反正可以重來……遲早我會變得不再關心、不再去感受一切。」

「因此,我不會再使用決心了。」你的嘴角下垂,音調提高。在你還是小羊時,這總是哭泣的前兆。

然而,你並未流下眼淚。

「人們眼前的困難,總有一天會變成珍貴的經歷。我沒有權力抹消它們。」

是的,當然。

就像你為了不讓他的努力變得毫無意義,選擇放棄我的存檔點一樣?


你不再說話。

我不怪你,他的確是個特別的存在,對我們所有人都是。

但你可知你的想法多麼可笑?

你的靈魂早就不在了。就算你不去解決任何問題、不做任何嘗試也好,那也只是拖延時間罷了。從打破屏障那一刻起,倒數計時就已經開始。遲早,你會變回那個冷酷無情、只有殺人和被殺的小花。

你心理也明白的。否則的話,你為什麼不肯和爸爸媽媽相聚呢?

在空無一人的實驗室裡,你沈默了許久。但時間在你的決心面前毫無意義。

終於,你露出了微笑。


「你說對了,Chara。」你說:「這些日子,我都在盡力感受其他怪物的心情。去了解他們的想法、他們面對的難題、他們每個哭與笑的時刻……可是,這阻止不了靈魂影響的消退。每天醒來,我都變得更像從前的小花。」

「在一切努力都無效之後,我只剩下一個備案。」

嘿。

等等,Asriel……

「Frisk 和你一樣,爬上了有去無回之山,但他做出了與你不同的選擇。」小羊的五官浮現在花朵的臉上。「這次,我也要做出不同的選擇。」

不要露出那種表情!

這一點都不有趣。

「你知道我會怎麼做,我的摯友。你一直都是唯一理解我的人。」

你從哪學到了這種糟糕的幽默——

藤蔓破土而出,伸向決心提取機的開關。


光線仍然昏暗。

空氣仍然凝滯。

機器的嗡嗡聲停止了,監視螢幕也失去電源,真實驗室裡安靜得可怕。

一朵再普通不過的金黃色花朵,從磁磚地的縫細中冒出頭,孤獨而美麗地盛開。

你這白癡,Asriel。天真、善良、軟弱,卻又如此堅強的愛哭包。

直到最後一刻,你還是沒想出那個備案。

沒有靈魂的話,吸收一個不就得了?

一直以來,我的靈魂都沒有被真正毀滅,這就是為何我能聽到你的呼喚。

當然,那點碎片還是太虛弱了,用盡決心的我做不了什麼。我曾想利用他的力量來復活,可惜如你所見,那也失敗了。

不過……

一陣微風吹來。花朵輕輕顫動,飛揚的花粉看起來幾乎像是白色的灰塵。

想到你終於做出自己的決定。

想到這次我能真正的拯救你。


——這讓我充滿了決心。



光線仍然昏暗。

空氣開始流動。

機器的嗡嗡聲停止了,監視螢幕也失去電源,真實驗室終於回歸寧靜。

一朵再普通不過的金黃色花朵,從磁磚地的縫細中冒出頭,孤獨而美麗地盛開。

你這白癡,Asriel。當然,憑你天真又軟弱的心,不可能猜到我的備案。

沒有靈魂的話,吸收一個不就得了?

在無數個輪迴前,作為重建世界的代價,他早就把自己的靈魂給了我。

你當然不記得了。想不到吧?你「一直想要的朋友」,拯救了所有人的英雄,曾經一次又一次毀滅了世界,再一次又一次重建它。真是個自作多情的變態啊。

一陣狂風吹來。花瓣四處飄散,飛揚的花粉看起來幾乎像是白色的灰塵。

想到計畫仍然在我的掌控之中。

想到能與你一起再次毀滅一切。


——這讓我充滿了決心。